為何弒母?回顧吳謝宇的當庭陳述

澎湃新聞記者 王選輝 莊岸

2021-08-26 14:4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弒母者吳謝宇一審被判死刑,其殺人動機依然令人費解。
據福州中院宣判后發布的信息,法院審理查明,吳謝宇悲觀厭世,曾產生自殺之念,其父病故后,認為母親謝天琴生活已失去意義,于2015年上半年產生殺害謝天琴的念頭,并網購作案工具。
從想自殺到計劃性弒母,其間吳謝宇有怎樣的心理變化?
8個月前的2020年12月24日,該案第一次開庭時,吳謝宇的法庭陳述呈現出他矛盾復雜的一面,他稱想幫母親“解脫”,作案方式卻十分殘忍,用啞鈴猛擊母親的頭面部;他稱本想殺母后自殺,卻因“恐懼”放棄,之后騙取親友錢財揮霍,買10余張身份證件隱匿逃亡;他作案前精心策劃,把這種準備類比成“推理完成一個數學模式”,放棄自殺后,他精心處理現場,在尸體上放置床單、塑料膜等75層覆蓋物及活性炭包、冰箱除味劑,稱原因是“爸爸愛干凈”;他在法庭上認罪悔罪,說法庭可以對他重判,又說自己“還能勞動”。
澎湃新聞此前曾采訪這次庭審的旁聽人員和多位犯罪心理學專家,對吳謝宇的當庭陳述進行了分析,專家認為,一個極端行為的發生,要給出準確的歸因,其實相當困難。
吳父病逝后
在2020年12月24日的那次庭審中,吳謝宇稱,他的變化始于父親病亡。
1994年生的吳謝宇,本來成長于一個令人羨慕的家庭,父親是國企領導、母親是中學老師,他自己成績優異,后來被保送北大。
2010年,厄運降臨。吳謝宇43歲的父親吳志堅病逝,病因和爺爺當年一樣,肝癌。
據上述庭審旁聽人員介紹,在庭審中,吳謝宇回顧說,爸爸在家病亡的過程對他刺激很大,讓他覺得很無助。他一直擺脫不了“爸爸已經死了”的現實。“爸爸就是家”,他感覺,父親不在,這個家已經不再完整。
庭審中,吳謝宇說,從小他就知道,念書好可以讓他的父母感到驕傲、有面子,所以他就努力念書。他至今還記得,有一次,他考了年級第二名,父母都特別高興,“我可以滿足他們的驕傲。”
而他覺得,自己念書只是為了滿足別人,而不是自己。這種感覺從小時候就有過,他舉例說,一次爸爸希望帶他去西湖玩,“其實我并不喜歡,但為了滿足他們的期待,還是去了。”
吳志堅離開后,家庭重擔落在謝天琴和當時還未成年的吳謝宇身上,變故對兩人影響很大。吳謝宇說,媽媽為了不耽誤他學習,好多事情不跟他說,不讓他操心。他認為,可能是這種氛圍使他形成了一種長期性的陰影,讓他變得自以為是,懷疑別人、懷疑一切,“這東西不是一時一刻,是長期積累起來。”
著名犯罪心理學學者武伯欣此前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認為,從目前信息來看,吳謝宇的犯罪不應該簡單歸因其原生家庭。
武伯欣認為,吳的父母都有一定社會地位,幾乎沒有看到報道說他父母對他有惡,吳憑借自己的高智商,在學校中一直處于拔尖的位置,在這樣的原生家庭是相當不錯的。丈夫死后,吳謝宇母親費心費力一人培養孩子,盡量讓外界對孩子的影響縮小,保證吳謝宇能進入北京大學這種高等學府,并不存在明顯問題。
武伯欣認為,吳謝宇最終做出如此惡性的事件,背后很可能有具體事由,比如某件事挫傷了他的自尊,或者說沒有給他提供經濟上的后盾等等。
旁聽人員介紹,吳謝宇說,他和媽媽并沒有矛盾,反而一直覺得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之一。但他陷入極端無法自拔,他甚至在法庭上說,“沒有更好的方法,如果找到方法我不會這樣,當時覺得這種方法是最偉大的。”
吳謝宇還說,他現在感覺后悔,自從律師、檢察官跟自己交流后,他感覺到,原先的想法都是自我認為,現在認識到錯了。如果之前能有現在這樣的開導,他不會去這么做。
計劃弒母
據旁聽人員介紹,根據吳謝宇的當庭陳述,上大學后,他開始懷疑自己的健康并變得厭世。
他說,來到北京大學后,他時常覺得自己身體有問題,總感覺自己得了和爸爸一樣的病,快到期了。一開始,他對死亡還覺得恐懼。一段時間后,他認為死是無所謂的,只是人從一種形式到達了另一種形式,一個世界到達了另外一個世界。他甚至認為,死后就可以到達爸爸的世界,可以很幸福。
吳謝宇稱,在北京時,經常想著自己怎么才能死去。每次路過很高的樓,都想跑到樓上去結束生命。一次,他來到一家酒店頂樓嘗試自殺,結果因為有防盜網擋著失敗了。事后他想:如果我自殺了,我媽該怎么辦?她本來就過得挺苦的。
吳謝宇自述,2015年寒假回家,他曾想過將自殺的想法告訴媽媽,后來放棄了。至今他還后悔:為什么當時那句話不說出來,如果我當時和她說了,可能就是被打一頓或者罵一頓,或許就不會發生這些事。
他還稱,曾在一本小說中看到:愛你愛到極端的時候,你不敢做的事情你不能做的事,我替你解決,我什么事都給你解決。這時,他產生念頭:“不如和我媽一起死,這樣就可以和爸爸在一起了。”
2015年春節形成這個想法后,4月份起吳謝宇開始策劃殺害母親一事。他說,在他的概念中,殺害母親這事就像是推理完成一個數學模式,每一步該怎么準備、安排、實施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吳謝宇將日子選定在2015年7月10日。他的生日是10月7日,日期正好倒過來。此外,這一天正好是謝天琴結束學生的畢業儀式后回到家中。
當天下午,放學到家的謝天琴進門,彎著腰穿換鞋的那一刻,吳謝宇拿著啞鈴砸向了她的頭面部。
福州中院一審查明:吳謝宇確認謝天琴死亡后,在尸體上放置床單、塑料膜等75層覆蓋物及活性炭包、冰箱除味劑。據公訴機關指控,作案后,吳謝宇在屋內多處安裝監控探頭及報警器。
旁聽人員介紹,庭審現場,吳謝宇對指控內容供認不諱。回顧其當時的作案過程,此前情緒穩定的吳謝宇全身發抖,痛哭悔恨。他稱,看到現場的慘狀后,他放棄了自殺。
旁聽人員介紹,提到這里,吳謝宇哆嗦著身體說:“好可怕、好可怕”。對于作案后又將現場打掃干凈,他稱是因為“爸爸很愛干凈,不能玷污家里”。
法官就量刑問題問吳謝宇時,吳謝宇說,你們可以把我從重判,但是我現在還有勞動力,還能干點活。此外,我現在還在寫一個材料,我要把這些事情寫出來,到時候交給法院,交給社會,希望給大家一些警示。
“兒子為什么要殺她?”
針對上述吳謝宇的當庭陳述,澎湃新聞此前采訪了多名專家進行分析。
湖北省警官學院刑事犯罪研究專家徐俊文教授此前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認為,吳謝宇的庭審陳述與其實際行動存在諸多矛盾點。
如吳謝宇稱因為看到了母親的慘狀而放棄自殺。徐俊文認為,吳謝宇高智商,對于殺害母親應該會有預期,死亡肯定不是那么美好的事情,慘狀是必然,看到慘狀就放棄自殺,是一個矛盾點。其次,吳謝宇在庭審中表示可以重判,然而,他同時又補充說明稱,自己還有勞動能力,可以為社會干點活,是有矛盾的。
犯罪心理學專家、中國公安大學教授李玫瑾認為,吳謝宇是一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也是一個高智商的犯罪人,他的聰明讓他綽綽有余地應付現實、應對各種人。“但他的內心是空的,空到沒有靈魂。想必他母親至死都沒明白:兒子為什么要殺她?”
武伯欣說,一個人走上犯罪道路實際上多是因為個性的缺陷和不良傾向造成的。缺陷大的話違法犯罪可能性就會變成現實性,缺陷小可能隨著社會化的過程,社會的教育和自我的教育,沒有表現出違法。吳謝宇的個性缺陷和不良傾向情況,沒有被披露,其實這是主觀惡性最關鍵的主題。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青少年犯罪教研室主任皮藝軍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分析說,在吳謝宇陳述的邏輯中,他有自殺傾向,但怕走了后母親活不下去,遂殺害母親,作案后又害怕死亡放棄自殺念頭,這種情況在實際案例中也有出現過。
皮藝軍說,自己想自殺還要將身邊人一起殺害的,這類案件受害人一般是老人、小孩這些喪失生存能力的人。吳謝宇案中的受害人是有生活能力的中學老師,這種比較少見。
至于中途放棄自殺的情況,皮藝軍說在一些案例中也有出現。有的情侶商量好一塊殉情,結果一方喝完毒藥后,另一方害怕死亡突然反悔了。看到他人死亡結果時,放棄了原有的自殺動機,保全自己的生命。
“但吳謝宇的庭審陳述到底多少真實成分,多少謊言成分,確實很難說。”皮藝軍說。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馬世鵬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吳謝宇

相關推薦

評論(134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成年人直播app_成年人直播平台下载_成年人直播软件